精彩小说尽在志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衡天录

>

衡天录

徐为坤 著

奇幻玄幻 宇文辰风 徐为坤 衡天录

奇幻玄幻《衡天录》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徐为坤”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宇文辰风徐为坤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远处趴在坑里,透过盖板与地面的缝隙紧张的看着李笑安的宇文辰风,听到远处那威猛的放肆声,身体顿时说不出的难受,心跳加速、胸腔翻滚,一阵火热,差点吐出血来。还好离得很远,不然的话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后果,也正因如此,他也不由地担心起李笑安来。由于距离太远,他根本看不清李笑安旁边那几人的容貌。只能模糊看见...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宇文辰风徐为坤   更新: 2022-11-29 04: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衡天录》是作者““徐为坤”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宇文辰风徐为坤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魂源三界,体自五行,纵使跳出三界五行,也难逃冥冥天命传说在远古,存在着一个属于神仙的世界,那个世界光怪陆离、霞光冉冉、紫雾腾腾那里万族林立、乱天动地,有着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的神仙,有着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巡游世间有着直顶苍穹的神树,各种飞禽走兽包罗万象,它们有的宛如山岳、有的细如微尘,却能搅动一方风云奈何天地不仁,神话殁去,上一次出现霞光普照、紫雾腾腾的景象还是在几千年前,据说是一位先贤看破...

第四章 你真是个小聪明

“况且,昨晚柳兄的人不是说,从那座石桥走山林的话,这里是他的必经之路,所以他极有可能是我们要找的李笑安,李笑安的赫赫威名你又不是不知晓,所以你贸然上前的话,弄不好会有生命危险。”

身材魁梧的男子闻言很不高兴的摆手哼了一声,站定凝视着卖力乞讨的李笑安,没有贸然上前。

李笑安发现这穿着斗篷的四人与那衣服绣着红纹,披风和衣角绣着红眼的男子显然不是一路人,而是来自不同的势力。

前者身着斗篷是为了防止被人认出身份,而用来掩盖身份的,后者则和其余的那些正在赶来的人的服饰差不多,只是颜色更深一点,是统一服饰。

远处趴在坑里,透过盖板与地面的缝隙紧张的看着李笑安的宇文辰风,听到远处那威猛的放肆声,身体顿时说不出的难受,心跳加速、胸腔翻滚,一阵火热,差点吐出血来。

还好离得很远,不然的话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后果,也正因如此,他也不由地担心起李笑安来。

由于距离太远,他根本看不清李笑安旁边那几人的容貌。

只能模糊看见一人手腕上的金属镯子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以及那绣着红色图案的黑衣。

在李笑安奋力乞讨的时候,其余的黑衣人也快马加鞭赶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

“噗……”

正拉着面前的黑衣人进行大肆表演的李笑安,在男子的放肆声落下之际,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染在身前黑衣人的衣角裤腿上,同时两股鲜血从鼻孔流出。

玩归玩,闹归闹,别拿生命开玩笑,好演员的作风就是让表演达到登峰造极的逼真效果。

面对那么强悍的声波内力,要是不吐血的话,怎么会像是平常的老百姓呢。

该吐不吐可不是他这追求登峰造极般逼真的表演者该有的气魄。

黑衣人见他居然将血吐在自己身上,顿时火冒三丈,本来就要出手试探的他,这下更有光明正大的出手理由了。

黑衣人将内力汇于右脚,提腿朝着面前这个正在摇摇晃晃的乞丐的心口踢去。

这一脚下去,若他是普通乞丐则会命丧当场,如果是习武之人则暴露无遗。

黑衣人心想,如此近距离的攻击,我看你如何躲,不原形毕露才怪。

方才连自己都要使用内力来抵御的声波功,虽然眼前这人,直接被震得口吐鲜血,摇摇晃晃,但是看不到他的脸色变化,也就不能确定真伪。

可能真是个平常乞丐,但也有可能就是李笑安。

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倘若真是李笑安,也可趁此机会将他重创。

若只是一个平常乞丐的话,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能死在自己的脚下,算是他的荣幸。

虽然朝廷律法和江湖各大门派都明确规定,江湖事端不得殃及黎民,否则必将遭到朝廷和江湖各大门派的联合绞杀。

但在这人命如草芥的年代,他不信有人会为了区区一个毫无价值的乞丐就来专门绞杀他。

况且普天之下,此类事件每天都在发生,不胜枚举,就算要杀,他们杀得过来吗?

李笑安表面在摇摇晃晃的嗷嗷直叫,暗地里却关注着在场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

暗骂道,这帮孙子,没个够啊,试探来试探去的,不累吗?我这一身老骨头哟,看被你们给折腾得,唉!

李笑安实在不齿他们的行为,打心底鄙视这群兔崽子。

鄙视归鄙视,该躲的还得躲,可不能让他们抓到破绽。

“呃······”

李笑安两眼一翻白,呃的一声倒下,黑衣人那要置他于死地的一脚从身旁擦过,在他身后的地上踢出一条浅浅的沟壑。

这绝佳的表演,一定是将演员的自我修养练到了极高的境界。

李笑安深吸一口气,暗自感叹,好险!

“咦~”同行的黑衣人见状开始起哄,技术真差的意义明显。

人就在面前贴着自己,而自己却没踢到,被人家摇摇晃晃的啪的一声倒下避开了。

这意外出得,简直和黑衣人的想象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顿时恼羞成怒。

暗骂道没个十年脑血栓干不出这操作,这乞丐绝对有问题。

没中就算了,重要的是他怎么感觉有一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但又找不到证据。

这脸可丢大了,黑衣人原本俊朗的脸颊瞬间变成了猴屁股,杀意汹汹。

看着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老乞丐,黑衣人又羞又怒,越看越心中的怒火燃得就越旺。

“老东西,竟然耍老子,老子定要让你死无全尸!”

黑衣人运转内力在全身游走一圈后,全部沿着经脉汇于右脚。

黑衣人毫不犹豫的向其脑袋全力踏下。

这可不再是试探问题了,而是成了他的脸面问题。

“砰!”

地面碎石纷飞,一个大大的脚印印在地上,尘土纷飞。

想象中的血肉横飞并没有出现,“又被避开了?!”黑衣人纳闷。

就在黑衣人用力踏下之际,李笑安收腹,扭腰,轻轻一挪,再次完美避开这愤怒的二登子的一脚。

氛围都到这里了,自己不拿出点演技怎么能行呢,岂不是很对不起这位尽心尽力的小阿蛮,于是乎随气浪滚出去大约三丈远。

虽然装死,但是人家那么卖力的输出,自己怎么能不给点面子呢,得配合到位。

同行者见状忍不住想笑,但又不敢笑,脸色憋得通红,只能偷偷的躲着笑,很是煎熬。

憋着一肚子的火,在暴走边缘游走的黑衣人,恶狠狠的扫了一遍周围的手下。

脸上写着、眼里说着虽然老子出丑了,但是我看你们谁敢笑!

周围的手下见那凶狠狠的目光扫过来,纷纷收起笑容仰望天空。

“哇,今天天气真好啊。”

“哇,今天月亮真圆啊。”

“诶,今天星星真好看。”

这些手下纷纷抬头,对艳阳高照的晴朗天空赞不绝口。

“住嘴!”黑衣人听不下去了。

要不是留着他们还有用,他真想一巴掌直接呼死这些狗娘养的,大白天的还月儿圆,星空美,我呸!

那斗篷下的几人没有声响,也看不到表情,手腕戴着钢镯的男子则双手抱于胸前,严肃注视着这里的一切,没有贸然出手。

黑衣人再次翻车,这让他又羞又怒,双眼充满血丝,满脸涨得通红,青筋暴起,拳头握得嚓嚓作响,将此人千刀万剐都难解心头之恨。

他一步一步的向躺在地上的乞丐走去,若不将其粉身碎骨难解心头之恨。

周围的手下也感觉到了他的杀意,纷纷严肃起来。

“李大侠的威名如雷贯耳,我等仰慕已久,就没必要再装了,现身吧,难不成李大侠已经适应了缩头乌龟的生活!”

“早就听闻李大侠剑法了得,我等早就想见识一番,还望李大侠莫扫了我等的雅兴。”

黑衣人走到李笑安身旁,狠狠的踏在其胸口,虎视眈眈的俯视着他,若眼睛可以吃人,他现在估计连渣都不剩了。

黑衣人虽然非常生气,但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

刚刚那是什么样的速度和力量,他自己一清二楚。

区区一个乞丐,怎么可能两次完美的避开,如果说第一次是巧合的话,那第二次绝对有猫腻。

如果眼前这人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李笑安的话,方才的一切就都有合理的解释了。

虽然不能百分百的确定脚下之人就是李笑安,但也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把握肯定是他。

所以他必须谨慎对待,马虎不得。

经过方才白楼突如其来的声波功的袭击和他的那一脚,他相信此人已受重创。

而且躲避他踏下的那一脚太过离奇,他坚信区区普通乞丐是不可能躲开的,已经露了马脚,他不信还装得下去。

他的推测不错,李笑安确实不打算再装下去了。

虽然黑衣人基本确定了目标,但是除了那斗篷下的几人外,其余的人根本没有敏锐的发现问题所在,还在乐呵呵的不当回事。

通过这段时间的演出,虽然没能完全卸去周围这五人的戒备之心,但是那些小喽啰的戒心已经去得差不多了,可以行动了。

但他的推测也错了,他输出在李笑安身上的力量全被李笑安的内力悄悄卸去,不仅没有对李笑安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反而让李笑安找到了状态。

李笑安方才为了让自己不露馅,才悄悄用内力冲破鼻腔的血管,让一部分血液倒流到嘴里喷出来,一部分从鼻孔流出,给了众人一副生命垂危的假象。

不枉费他一番努力,表演达到的效果极好,那人的手下的警觉已经去了十之八九,正是行动的好时机。

李笑安伸手握住黑衣人踩在自己身上的那条腿,突然起身一个弓步扎住,一个完美的绕身将其扔了出去。

周围正在乐呵呵的看热闹的黑衣人被砸得口吐鲜血,有的甚至当场死亡,事实证明吃瓜有风险。

“一天唧唧歪歪的,吵死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他竟然模模糊糊的感觉自己在吃大餐,嘴角垂涎触地,他起身才发现原来他刚刚睡着了。

“哦!原来是睡着了,我就说怎么突然会有那么多的美味佳肴。”

李笑安在擦去口角的唾液,呡了呡嘴还在回味无穷。

再次从地上弹起的黑衣人迅速在空中稳住身形,一个弓步扎落在地划出两道浅浅的泥沟。

“果然是你,我就说一个烂乞丐怎么可能两次躲过我的攻击。”

黑衣人收脚站定,双眼凝视着这个将自己扔出来的乞丐。

“柳凌,没想到他竟然将你派出来了,可真看得起我这老头子呀,看来我在他心里还是挺有份量的嘛。”

“不错,够聪明,够谨慎,我费了那么大的劲都没能打消你的顾虑,真是个小聪明啊。”

这句真是个小聪明传到柳凌耳中,他感觉充满了嘲讽。

“可惜啊,那血瞳老儿今天要损失一名爱将咯,哎哟,我的小心脏哟。”

李笑安欣慰,自己如此卖力的表演居然还没有打消他的顾虑,看来今天的一战在所难免。

但是发现对面的背后之人即将损失一名爱将,顿时伸手捂住胸口,他的心里是‘相当不好受呀’,小心脏疼哟。

“哟,这不是玄霸嘛,一上来就要动粗啊,真没教养。”

李笑安轻轻挥手,一股内力从掌心冲出,趁魁梧男子不注意将其头上的篷帽掀开,回想起他刚刚那番操作,忍不住来一顿吐槽。

随后又看向穿戴斗篷的三人“不知三位是何方高人呐,可否一见?”三人已有准备,李笑安没有机会再将其篷帽掀起。

三人不语,毫无动作,根本没有理会他。

“嘿,真没礼貌。”

见几人不理会他,李笑安又开始瞥眼吐槽。

“你这狡诈厮,信不信俺一拳捶死你!”

想到李笑安方才戏耍自己一行人就来气,现在又说自己没教养,双眼充满怒火,拳头捏得嚓嚓作响。

“嘿,你看还真是!”

李笑安见他又说着相同的话,干着相同的事,于是再来一句吐槽。

“呀!俺忍不了了,你这缩头老乌龟欺人太甚,老子废了你。”

玄霸再也忍不住了,一脸狰狞的挥起拳头就向李笑安的脑袋砸去,不干碎他不解心头之恨。

柳凌见状脚底轻轻一动就到了玄霸身旁,抬手一把握住玄霸砸去的手臂,阻止了他的进攻。

“你拦俺作甚!”

玄霸见自己的攻击遭到阻拦,愤怒的吼着旁边阻止自己的柳凌。

柳凌不答,背负双手迈步上前。

见柳凌不答,又不能出手,玄霸一脚将旁边水桶大的石头踢得稀碎才,狂躁的内心方才好受一点。

“李大侠,我们无意与您为敌,只要您将那孩子交给我们,我们保证,您不会有性命之忧,我教也定会护您周全。”

柳凌抱拳行礼,这声名赫赫的老辈侠客,他们没有十足的把握将其杀死,如若劝降成功,则做足准备,等利用完他的价值再杀不迟。

“那我要是不呢?”

李笑安没有多言。

“那晚辈就得罪了。”

柳凌也没有和他多言,右手往后一伸,马背上的长枪飞到手中,“上!宰了他!”

一众残余的手下接到命令不再观望,拿着武器冲了出去。

面对这赫赫威名的剑客,单是自己一人肯定不是对手,但问题是自己并非独自一人。

此时正是这些晴空观月赏星的手下展现他们的价值的时候了。

他们不仅能消耗一下李笑安,同时柳凌还能混在其中摸摸李笑安的底。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摸清楚了底细才能有好的策略来取胜。

话音刚落,柳凌就跟在那群黑衣人后面向李笑安弹射而来。

《衡天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