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志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擒龙之王

>

擒龙之王

李侠 著

军事历史 庞天穆 擒龙之王 李侠

最具潜力佳作《擒龙之王》,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李侠庞天穆,也是实力作者“李侠”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这种发型名作“小圆额”,乃蒙古五花八门的发型中的一种。因草原上虱子一类的虫子多,所以游牧民族多有剃头的传统……“阿布,你听到没有?!我要抢张大姐儿当我婆娘!”额日敦巴日道:“嚷什么?你又不是没女人,那么多女人还不够?”“张大姐儿是城里最漂亮!身份最高的!我要抢她当婆娘!”“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是不能...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李侠庞天穆   更新: 2022-11-29 01: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军事历史《擒龙之王》,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李侠庞天穆,故事精彩剧情为:黄庙村高长寿抱了一床被子进到屋里,向高明月道:“我特意到隔壁那户人家买来的,刚洗好晒过的”“谢二哥”高明月正拿着一个木碗在捣药,她这些年对草药略有研究,打算多备些伤药路上给大家用高长寿放下被子,道:“你早些睡,安心歇一晚,我们几个就在隔壁”“好”高长寿转身要走,走到门边却又停下来,想了想,回过头问道:“你觉得李侠那人怎么样?”高明月放下舂钵,左手轻轻拨动...

第40章 猎物

一大早,坐镇亳州的达鲁花赤,即镇守官额日敦巴日就被儿子赤那吵得头痛。

父子俩都不会说汉语,说起话来蒙古语叽哩咕噜的,语速很快。

“我一定要把张大姐儿抢过来,他们说我杀了她的未婚夫,我没有,但就当是我杀的也可以,我要抢她当婆娘!阿布,我要她当我婆娘!”

赤那不过才十七岁,生得五大三粗的,看起来如一个壮年大汉。

他头顶上的头发剃了个秃瓢,只留了额头前面的一点,左右留了一个缯辫。

这种发型名作“小圆额”,乃蒙古五花八门的发型中的一种。因草原上虱子一类的虫子多,所以游牧民族多有剃头的传统……

“阿布,你听到没有?!我要抢张大姐儿当我婆娘!”

额日敦巴日道“嚷什么?你又不是没女人,那么多女人还不够?”

“张大姐儿是城里最漂亮!身份最高的!我要抢她当婆娘!”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是不能抢,但要再等一阵子。”

赤那道“我不管!她夫家都被人杀了!我再不抢就被别人抢了!”

“没人跟你抢她。”额日敦巴日道,“说话小声点,又不是在草原上,这是在屋里,你好好说话,我能听得到,我还没聋。”

说着,给了儿子一巴掌,额日敦巴日才继续道“我说过没有,张柔是忽必烈的人,现在得罪张柔就是得罪忽必烈,再等一等。”

“等什么嘛?”赤那稍微小声了一点。

“听我说,汗廷那边已经有很多人对忽必烈不满,可汗也对他越来越猜忌,很快就要派人南下,清查忽必烈的党羽。张柔这种世侯也逃不到,到时候,再去抢他女儿,懂不懂?”

“不懂!”

“忽必烈重用汉人世侯和士大夫,已经……”

“我不要听这些!我就要抢张大姐儿!”

额日敦巴日终于忍不住,又重重给了儿子一巴掌。

“叫你等着就等着!还有,我给你说这些事的时候认真听了!一天到晚女人女人,不成器,我打死你!”

“打啊!”赤那大吼道“神虎额日敦巴日,你这只老虎老了!打不过年轻的狼了!你要敢打我,我一定打趴你!”

“滚出去!滚出去!”

……

赤那气呼呼地摔门而出。

他在城内还有个园子,里面养了许多美女。

今日他打算先去城外打猎,有猎物打就打,没有的话就猎杀几个汉人驱口玩儿。回城了再去园子里玩。

至于抢张大姐的事,肯定是等不到忽必烈完蛋那么久,只要过阵子把阿布烦得受不了了、阿布只能答应了,他就直接去抢。

赤那跨上马,领着随从们纵马奔过长街。

不远处的巷子中,李侠与林子转了出来。

“那人就是达鲁花赤的儿子赤那了。”

林子道“不像啊,这看起来都有四十岁了吧?”

“就是赤那,我听到的他随从喊了。”

“你想怎么样?”

“若问我想。”李侠道,“我想把这亳州城的达鲁花赤杀掉。”

“别开玩笑了。”林子低声道“你看这里防备森严,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说,不是我想怎么做,而是能怎么做。这就是迷信刺杀和运用刺杀之间的不同。”

“不懂你什么意思,我们到底怎么做?”

“先跟着赤那吧。”

一路上看着长街上被马匹踩乱的小摊,李侠跟到了北面城门,失去了赤那的踪迹。

李侠浑不在意,嘱咐林子在城门附近蹲着,他则到书店里逛了逛,仿佛真是一个书生。

林子也是无奈,完全想不明白李侠为何忽然盯上了赤那,这与正事又有何相干?

大半日之后,李侠拿着两本书回来,问道“赤那进城了吗?”

“没有,你买的什么书?”

“《陵川文集》和《仲畴诗集》,说是郝伯常和张九郎的诗文。”

林子冷哼一声,骂道“汉奸出的书,担心看瞎了眼。”

说话间,马蹄声传来,却是赤那一行人打猎回来了……

李侠远远望去,只见这队伍中蒙古大汉七人,汉人六人,刀上带着血,却不见猎物。

还有一个蒙古大汉脖子上多了一个长命锁。

他们出门时,李侠就留意过这人,当时脖子上是没这东西的。

“跟上吧……”

对方是骑马,李侠是步行,一路上依旧是看哪里的摊子被糟蹋过,以此跟着赤那。

拐进三义街的时候,突听前面传来了哭喊声。

那是个女子的啼哭,撕心裂肺。

蒙语的大喊声与狂笑也跟着喊起,之后有人用汉话喊道“哭什么?跟着贵人,往后你有福享喽……”

李侠往前走着,目光看去,见说汉语的人是赤那身边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该是他的通译。

前面有一个卖面条的摊子已经被砸得不成样子,摊主的尸体还在地上,也不知被捅了多少刀,满地都是血。

一个女子被捆了起来丢在马匹上嚎啕大哭,想必是那摊主的婆娘。

李侠又往前走了一些,听那些蒙古语的对话,勉强能听出个大概。

赤那似乎在说他看不上这个女人,赏给手下一个叫嘎鲁的蒙古汉子。

嘎鲁哈哈大笑,谢了赤那的赏。

一行人就这么说说笑笑,载着那女人走了,轻描淡写的样子。

他们进到内城,到了某个巷子口,嘎鲁再次大声谢了赤那的赏,说是先回家把女人放下,再来护卫赤那。

李侠远远跟着,转头对林子道“你跟着赤那,我跟着他……”

这是城中一片富贵人的居所,偶尔可以看到有巡丁路过,李侠并不敢离嘎鲁太近,最后隔得很远看到嘎鲁带着女人进了一间宅子,过了一会牵着马出来。

李侠记下这个位置,继续跟着嘎鲁到了一座占地广阔的大宅院附近,只见前面守卫更多。

这里该是赤那的别院了。

不一会儿,林子从另一条巷子间探出头,二人重新汇合,暂时离开了这里。

“方才那个通译进去了吗?”李侠问道。

“没有。”林子道“赤那到了这里,就把他赶走了。”

“知道那通译住哪吗?”

“不知道。”

“好吧。”李侠道“那他运气好,活过今晚了,今晚我们先把嘎鲁杀了。”

“你说什么?”

林子愣了愣,又低声道“今日这事,北边每日里都有,你打抱不平也没用,管得过来吗?”

“倒不仅是因为这个,而是我们确实需要杀掉他。”

“你疯啦?”

“没有。”李侠道“我就没选择去杀那个‘范经历’,因他有防备。我很理智,才选择了嘎鲁,他一定没想到自己成了我的猎物。”

林子连忙低声道“我们是要去拿情报的,不是来当杀手的。”

“我就是在解决问题,筹码太少了,只能这么做。”

李侠心平气和地说着,手里还捧着书卷,文质彬彬的样子。若有人从远处看来,只怕会以为这是一个世家子弟读书人正在与小厮谈论诗词歌赋。

“如果杀一个人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多杀几个,杀到能解决问题为止……”

《擒龙之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