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志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相思与君

>

相思与君

佚名 著

沈乔念 现代言情 相思与君 陆久辞

《相思与君》是作者“佚名”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沈乔念陆久辞,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沈乔念这才松手。郑夫人揉着手腕不满得吆喝:“丝巾修不好,还想打人?”云姐低着头赔不是:“之前没补好丝巾是我们不对,我们会尽快补好的。”郑夫人冷哼一声,“尽快是多快?”云姐转头问沈乔念:“小念,你能帮忙补个丝巾不?算姐求你了。”沈乔念没应声,先拿起桌上的丝巾...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沈乔念陆久辞   更新: 2022-11-27 05: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相思与君》,是作者“佚名”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沈乔念陆久辞,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陆久辞拧眉问她:“你给我打电话了?”沈乔念哆嗦得摁着开机键,可手机还是一点反应没有她脑子里断断续续的线终于接上了沈子媛趁陆久辞睡着接了她的电话,然后删掉通话记录为了不让她拿证据跟陆久辞对峙,所以汪芸把她手机丢水里沈乔念后背阵阵发凉沈子媛已经得到陆久辞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细一想,她就明白了沈子媛这是要在她心里扎一根刺若她默默忍受,这根刺就会时刻膈应...

第5章

沈乔念抬手扣住挥过来的巴掌。
对面的女人咧着嘴嚷“疼,给我撒手!”
沈乔念转头询问云姐“没事吧?”
要不是她拦着,这一耳光就落在云姐脸上了。
“小念,郑夫人是店里老客户,今天来修补丝巾的。”
云姐过来打圆场。
沈乔念这才松手。
郑夫人揉着手腕不满得吆喝“丝巾修不好,还想打人?”
云姐低着头赔不是“之前没补好丝巾是我们不对,我们会尽快补好的。”
郑夫人冷哼一声,“尽快是多快?”
云姐转头问沈乔念“小念,你能帮忙补个丝巾不?
算姐求你了。”
沈乔念没应声,先拿起桌上的丝巾。
丝巾是真丝的,有几处勾丝,点缀的丝绣从中间断裂脱线,少了一大截,损毁挺严重。
云姐压低声音叹气“之前陈老接过线,但郑夫人说接的线有色差,还跟陈老理论,把陈老都气进医院了。”
沈乔念看到了陈老接的线口,的确跟原来的丝线有微小色差。
云姐眼巴巴盯着沈乔念,“小念,你能补吗?”
沈乔念原本也是来找工作的,便点头应下“可以试试。”
郑夫人盯着沈乔念稚嫩的脸,将信将疑,“就你?
拿过几年针线就敢出来做修补?
你们家老师傅可都做不到!”
“郑夫人先坐,刘梦给郑夫人倒茶。”
云姐赶紧拦着郑夫人,就怕郑夫人又把沈乔念怼跑了。
刘梦把云姐拽到一旁,“云姐,那丝巾陈老都补不好,更何况郑夫人还这么挑颜色!
这小姑娘这么年轻,能行吗?”
云姐懒得跟刘梦废话,笑吟吟问沈乔念“小念,需要什么跟我说。”
郑夫人看云姐真要让一个小丫头来修补,冷笑着提醒“丑话说在前头,我要的可是没有一点色差。”
“可以。”
沈乔念又跟云姐说,“我需要温水,还有蓝色和绿色的染色剂。”
“好的!”
沈乔念戴上手套开始调色。
丝线是青蓝色,染色比例稍有偏差就会有色差。
她在温水里加染色剂,一点点调出想要的颜色,然后将白蚕丝放进调好色的温水里,浸泡上色。
等待过程中,沈乔念先修复丝巾上的勾丝。
勾丝有几处也断了,不过没有短线,所以不用接长度,只需将断裂的线接起来。
沈乔念一手拿着一个镊子,一点点将线头交叠,再点上特制胶水。
等胶水干了她慢慢扯动将丝线抻平。
刘梦像看了一场外科手术,全程不敢大口喘气。
直到沈乔念放下镊子她才长舒一口气,对沈乔念竖起大拇指。
原以为是青铜,没想到是王者!
郑夫人还是撇着嘴冷哼“能补勾丝的一抓一大把,有本事零色差补好刺绣。”
沈乔念没说话,捞出蚕丝看了看颜色,又往水里加了一小滴染料,继续浸泡。
她回到工作台把剩下的勾丝处理好。
等色上的差不多了,沈乔念捞出蚕丝过清水去除多余颜色,又上了一遍固色剂。
郑夫人看着线的颜色偏浅,忍不住嗤笑“我这么远看都有色差,你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就别做了。”
沈乔念还是没回答,她将蚕丝吸干水分,再用电吹风轻轻吹干。
随着水分蒸发,留在蚕丝上的颜色比刚才深了一些。
沈乔念将蚕丝抻平,没和丝巾上的线比对,便对郑夫人说“您看看有没有色差。”
郑夫人嗤笑一声。
一次就想调得没色差,异想天开!
可她看到丝线的颜色时,顿时眯起眸子,“这……”她以为自己眼花了,觑着眼睛反复和丝巾做比对。
可不论是在室内还是室外,两根线都一模一样,没有丁点色差!
郑夫人彻底服了,看着沈乔念脱口而出“你有绝对色感!”
沈乔念很久没听到这个词了。
被拐卖以后,她眼睛发生了一些变化,能看到更多颜色。
新买的袜子在她眼里两只颜色不尽相同;一捆同色的线,她也能看出细微差别。
说白了就是她比普通人对颜色细分更清楚,别人看不出色差,她能。
那时候她才知道这叫绝对色感。
有段时间她宁愿闭眼当瞎子,也不愿睁眼去看那么多复杂的色彩。
后来是奶奶开导她。
“命运让念念看到了更加五彩斑斓的世界,念念就要这么错过吗?”
慢慢的她学会接纳多彩的世界,现在已经坦然面对了。
郑夫人激动得握着沈乔念的手,“你是我遇到唯一有绝对色感的人!”
沈乔念一笑置之。
处理好丝线的色差,她坐下接线,将缺漏的刺绣补好。
郑夫人看沈乔念刺绣的手艺,爽快付钱,临走对云姐说“以后我家修补的活就交给她了!”
云姐欲言又止。
她只是请沈乔念来帮忙,下次不好开口了。
沈乔念看出云姐的顾虑,率先开口“云姐,我想来店里工作。”
“小念,你说真的?”
云姐听说沈乔念在找工作,立马高新聘请,包吃包住。
她生怕沈乔念后悔,马不停蹄把儿子从床上提溜起来,“你祖姑奶奶的孙女要来店里帮我,快去酒店帮她拿行李。”
宋砚蒙着被不满嘀咕“我管她什么奶,不去!”
“小念能来,那是咱家烧高香!
你赶紧的,事办成了给你转一千块!”
宋砚掀开被子,伸出两根手指,“两千!”
云姐……此时,沈乔念站在店外等宋砚。
这时陆久辞打来电话。
沈乔念冷了一天的脸瞬间龟裂,透出丝丝难过。
她承认她在等他的电话,想知道她走了,他会是什么反应。
沈乔念接起电话,温润的声音徐徐传来。
“妈叫我们晚上回家吃饭,你准备一下,我待会回家接你。”
沈乔念心口一顿,微微蹙眉。
他不知道她搬出来了?
“滴滴!”
沈乔念回过头。
路边停着一辆路虎,一个满脸桀骜的男人正不耐烦得摁喇叭。
“你没在家?”
沈乔念笑了。
她以为他打电话来逼问她去了哪儿,结果他压根都不知道她走了。
呵,多么可笑的自作多情!
“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去妈那。”
沈乔念匆匆挂了电话,心口疼得发闷。
宋砚点了一支烟,看着沈乔念瞬间面如白纸,站在光影下显得特别无助。
他挑了挑眉,刚想再摁喇叭提醒她,沈乔念就走过来坐上后座。
“格尔森酒店,谢谢。”
女人的声音细细软软。
宋砚嗤了一声。
还真把他当司机了?
他也懒得搭理沈乔念,发动车子离开。
到了酒店楼下,宋砚下车把钥匙丢给门童,吊儿郎当得打电话“我亲自去房间提行李,母后大人别忘了给我转账。”
陆久辞跟着定位追过来,下车就看到沈乔念和一个男人并肩走进酒店!
他瞳孔一缩,周身气压瞬间沉下来,恐怖如斯!

《相思与君》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