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志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秋云漠漠

>

秋云漠漠

小黎牌桂花酒酿 著

商漠云 桑晓秋 现代言情 秋云漠漠

小说《秋云漠漠》,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桑晓秋商漠云,是著名作者“小黎牌桂花酒酿”打造的,故事梗概:”办公室人不多,但是赵姐声音不大不小,基本上在的也都听到了,桑晓秋心里很不好受。“别理她,”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女同事走了过来。“听说她前几天想安排自己侄女进公司实习来着,她侄女是S大毕业的,被方总给拒绝了。她心里不平衡,就来你这故意找茬儿...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桑晓秋商漠云   更新: 2022-11-27 01: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秋云漠漠》,主角分别是桑晓秋商漠云,作者“小黎牌桂花酒酿”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晓秋,这个报销怎么回事?总数不对呀”的卢科技公司,财务主管赵姐拿着一叠报销单,到桑晓秋跟前“兴师问罪”桑晓秋接过算了一下,发现确实总数算错了,她连忙向赵姐道歉赵姐鼻子里“哼”了一声,把手里的单据甩到桑晓秋桌上,临走丢下一句“别光就知道整天做样子给领导看,自己的工作都做不好,净给旁人添乱”办公室人不多,但是赵姐声音不大不小,基本上在的也都听到了,桑晓秋心里很不好受“别理她,”一个上了点年...

第2章 灿灿的病

“晓秋,这个报销怎么回事?总数不对呀。”的卢科技公司,财务主管赵姐拿着一叠报销单,到桑晓秋跟前“兴师问罪”。

桑晓秋接过算了一下,发现确实总数算错了,她连忙向赵姐道歉。

赵姐鼻子里“哼”了一声,把手里的单据甩到桑晓秋桌上,临走丢下一句“别光就知道整天做样子给领导看,自己的工作都做不好,净给旁人添乱。”

办公室人不多,但是赵姐声音不大不小,基本上在的也都听到了,桑晓秋心里很不好受。

“别理她,”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女同事走了过来。

“听说她前几天想安排自己侄女进公司实习来着,她侄女是S大毕业的,被方总给拒绝了。她心里不平衡,就来你这故意找茬儿。”

同事边说边观察桑晓秋反应,桑晓秋也不接话,只是平静说了一句“没事,我没做好,赵姐指出来是应该的。”

同事见她不接茬儿,撇撇嘴走开了。

桑晓秋知道,公司员工不多,自己在外面有兼职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少,自己本来学历就比其他员工差,又被特批可以在外面做兼职,不少人都看自己不顺眼。

但是现在,她没心思想那些。疗养院那边,桑父最近用了一种国外新研发出来的特效药,效果比之前的都好,可是价格也要贵很多,她下班后要拼命接单才能支付每月账单。

上周突然再见到商漠云,她是震惊失措的。可是她本来,就有听到过他最近的消息。商家一直是S市的豪门,商家继承人的光环在,他再低调,也有八卦流传出来。

桑晓秋知道,他终于要和安澜订婚了,豪门巨子和国内外颇有知名度的小提琴天才美女,又是青梅竹马,自然是报纸周刊的完美主角。

她本来,就是商漠云年少时一段狗血的插曲,而究其原因,更是牵扯出一段不慎光彩的隐秘。想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今时今日,商漠云和她,又怎么会再出现交集。

商氏集团总部坐落在S市中心顶尖的地段,此时的商漠云,正站在23楼总裁办公室的窗边,俯瞰着楼下的芸芸众生。

林浩看着桌上自己送来的资料,显然商漠云已经看完了。查了半天,林浩多少知道了点内情,看向商漠云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同情。

谁能想到,现在在商场是叱咤风云的商大少爷,居然还有过这样一段经历呢。

“你去,找那个和她一起开店的女谈一谈。”商漠云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坐下,吩咐林浩。

林浩听完了商漠云的计划,似乎觉得不妥,“这样会不会有点……”

商漠云冷冷瞥了他一眼,林浩自觉把后半句咽了回去“好的老板,我这就去办。”

目送林浩离开,商漠云神色复杂地扫过面前的资料,薄薄一页纸,桑晓秋这些年,过得也并不好。

快下班的时候,桑晓秋接到费茵的电话,费茵和秦峰两口子想邀请她晚上来家里吃饭。

桑晓秋答应了,下班之后买了点灿灿爱吃的水果,坐公交来到费茵家。

费茵家住的还是一个老旧的筒子楼,没有电梯。桑晓秋气喘吁吁地爬上六楼。

“姨姨~”看到桑晓秋进门,灿灿跑过来抱住她。

“哎,我们灿灿乖宝!”桑晓秋算是看着灿灿长大的,捏了捏灿灿的小脸蛋,心都化了。

“晓秋,快坐快坐,锅子刚才就弄好了,你终于到了。”秦峰招呼着桑晓秋。

费茵在一旁一言不发,桑晓秋觉得有点奇怪,莫非这两口子吵架了?

餐桌上,火锅的雾气升腾而上,桑晓秋看着对面秦峰和费茵的面容,有些模糊。

秦峰的嘴开开合合,说出的话却让桑晓秋一时反应不过来。

“ 晓秋,你知道灿灿的病情,一直在保守治疗,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就走了,现在有这个机会,我们真得很想抓住。我们实在拖不起了。”

“晓秋,现在也许是灿灿唯一的机会了,我们真的需要这笔钱。”

“当初你们合伙时拟的协议,如果一方想强制退出的话,另一方要回购对方的出资,并且给利息。”

“你家里也有一个常年住院的父亲,希望你能理解我们,都是为了亲人,我们真的也是没办法了。”

桑晓秋不知道是怎样离开费茵家的,她记得自己走的时候抱了抱灿灿,看着孩子天真的笑脸,几乎流下泪来。

夜里,桑晓秋躺在床上,回想着晚饭时在费茵家的一幕。

灿灿两年前检查出了恶性脑瘤,为了给孩子看病,费茵和秦峰夫妻俩几乎是耗尽了心血。两人都是外地来S市打拼,父母在老家,两边老人身体也都不好。

桑晓秋翻了个身,心里也做好了决定。桑父的费用不能停,自己每个月的死工资也再没有上涨的空间。实在不行,先把烘培店转出去吧,得了钱先给灿灿看病。

这一晚,桑晓秋辗转反侧,几乎只睡了两三个小时。

第二天一早,桑晓秋起床,下腹疼得厉害,她去洗手间一看,果然来例假了。

她匆忙收拾好,先给店铺房东发了个消息,说可能要转租,又给相熟的中介打了个电话,请他们帮忙留意有没有同行在找铺面。

忙完这些,她急忙忙骑车去上班。

小区对面,商漠云正坐在车里,静静注视着骑车出来的桑晓秋,直到她的身影从道路拐弯处消失不见。

“商总,桑小姐那个烘培店的合伙人刚才来电话,说桑小姐通知他们决定转店,收到钱优先给他们看病。”

商漠云皱眉,语气里带着不耐烦“告诉那个女的,我要立刻,马上得到他们的结果。我没有闲心思等她们慢慢商量,美国的专家更没有。”

《秋云漠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