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志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噩梦狂想曲

>

噩梦狂想曲

河边骨 著

噩梦狂想曲 季节 悬疑惊悚 闻河

以闻河季节为主角的悬疑惊悚小说《噩梦狂想曲》,是由网文大神“河边骨”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看着新闻,季节眉头不由得紧锁了起来,呢喃自语着:“突发连环凶杀案?不应该啊……”季节身侧的闻河隐隐约约听见了“连环”、“凶杀”这两个字眼,一下子就不好奇了,很自觉地走去了厨房偷吃季节已经做的差不多的早饭。“……”随着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的响起,季节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听着电话那头急切的语气,季节也确定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闻河季节   更新: 2022-11-26 07: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闻河季节为主角的悬疑惊悚小说《噩梦狂想曲》,是由网文大神“河边骨”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什么?!没打电话!那……今早是谁……在季节愣神之际,这个新开科室的门又被推开了,这也引起了季节的注意随即,科室内进来了几位季节从未见过的生面孔,男男女女,一共五人,为首一人,气质刚猛,面容冷峻,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他进来之后,就对着有些发福的中年领导说道:“老柯,这就是我们的地盘是吧?“柯虎笑道:“那是自然,这个科室是上面为你们新开的,从现在开始,这个地方就是属于你们的了”见柯虎有正事要忙,季...

第1章 连环杀人案

一家豪华酒店内,穿着昂贵西服的青年如烂泥一般瘫在床边,空酒瓶散落一地,双目迷朦的他盯着落地窗外的夜景不知道在呢喃些什么。

“嘭!”

突然,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青年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爬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到落地窗前往外看去。

可他环视了一周,却什么都没有看见,醉酒的他以为刚是自己幻听了,正要回头躺上床,可是他又听见了身后有敲玻璃的声音……

他不耐烦的低声骂道“特么的,哪个混蛋?!”可当他骂完,他一下子就意识到不对劲了,我这不是在酒店吗?这十几楼的,谁在敲玻璃?想到这,他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酒都醒了大半,他缓缓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只五指扭曲的手掌正在不断的拍击落地窗的玻璃!

——

“今早八点……平河酒店内发生连环凶杀案,酒店内的旅客、老板等十余人全部身死,死状一致,皆是肢体不全,身体多处扭曲……”

听着早间新闻里的报道,闻河突然想到了什么,“诶,季节,平河酒店是在你们辖区是吧?”

正在厨房准备早饭的季节有些不明所以,“对啊,在我们辖区,咋了,平常你小子也不关注我工作啊,今天咋想起了问这出了?”

“平河酒店出事了,那地方有凶杀案,新闻里刚还说来着。”

“哈?我来看看!”闻言,季节立马停了手头的事儿,急匆匆地就从厨房跑了出来。

看着新闻,季节眉头不由得紧锁了起来,呢喃自语着“突发连环凶杀案?不应该啊……”

季节身侧的闻河隐隐约约听见了“连环”、“凶杀”这两个字眼,一下子就不好奇了,很自觉地走去了厨房偷吃季节已经做的差不多的早饭。

“……”随着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的响起,季节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听着电话那头急切的语气,季节也确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于是他连忙答应了电话那头的要求。

挂断电话后,季节对着正在厨房偷吃的闻河招呼道“老河,你慢点吃嗷,把我那份也吃了,我有点事儿要出去一趟!午饭不用等我。”

“OKOK,放心去,放心去啊,注意安全!”

简单收拾完毕的季节打开了房门,简单回了句话后,就火急火燎地跑下了楼。

季节走后,闻河端着早饭,躺在沙发上,翻着手机,吃着面包,惬意非常。

可渐渐地,闻河翻动屏幕的手慢了下来,他面色凝重地看着手中的手机屏幕。

一条条,一件件,全是凶杀报道……

“x年x月x日,X X网吧发生连环杀人事件”

“同年XX月X日,XXX夜店发现多具无头尸体。”

“同年XX月X日,XXX……”

看着满屏的凶杀报道,闻河一下子愣住了,虽然平常他不太关注新闻,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以往的新闻时事并没有这般骇人听闻。

回过神来,一股不安的情绪在闻河心中滋生蔓延,他从未想过,性质恶劣的连环凶杀案会出现自己的身边。

不安之余,他突然意识到季节刚才急匆匆地跑了出去,似乎就是因为……不应该啊……不能够吧……他才是实习生啊,不能也不该把他这样啥也不会的实习生外派出去跟连环杀人犯去斗智斗勇吧……

越想越怕,有些杯弓蛇影的闻河连忙拨打了季节的电话,想去确认他的安全。

“嘟……嘟……嘟……”电话的忙音似乎点燃了闻河内心的积蓄的不安,他连忙拢了件外套就往门口跑去。

可当他站在楼下时,他停住了,为什么会不安呢?真奇怪,难道是我最近太闲了,看到点儿东西开始胡思乱想了吧?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儿,闻河松了口气,裹了裹身上的外套,踩着拖鞋慢悠悠地上了楼。

而刚打上车前往警局的季节在挂断领导电话之后,才注意到屏幕上来自闻河的未接来电,他拨通电话,想去问问闻河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打个电话过来,但是他拨打过后,手机里却传来一阵忙音,季节有些疑惑,不应该啊,闻河一天天在家闲的要死,整体嚷嚷着自己无聊,二十四小时抱着手机却又基本无社交的他,电话怎么可能会忙音呢?

正当他疑惑时,开出租车的司机大叔嘴里嘟囔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没道理啊,这破号又没欠费 ,信号也有,怎么会打不通呢?”于是他连忙搭话道“诶,哥,我也是,好奇怪啊,也不知道啥情况,咱这也是没欠费,也咋滴,也突然打不通电话了?”

一听这话,司机大哥就开始和季节说道起来啦,不一会儿,司机大哥仿佛打开了话匣子,季节也有一搭没一搭地陪大哥聊着,充分发挥自己的聊天天赋,结果越聊越偏,最后甚至聊到司机大哥的悲惨私生活去了,察觉到跑偏地季节连忙把话题往正题上引,想要结束这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话题。

可惜司机大哥不给他机会,硬是聊到季节到达目的地,准备下车才就此打住,司机大哥也是聊得兴起,直呼要给季节免单,好说歹说,季节才结束了这荒诞的搭车之旅。

送走司机大哥之后,季节朝着警察局内一阵小跑,直至跑进一间还没来得及挂牌子的新科室,敲门进入后,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这让季节有些不知所措,紧张地缩了缩背在身后的手,不过他地这些小动作没人在意,见人到齐了,有些发福的领导便开始发话了,“我知道,让你们在节假日上班多少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但是事态紧急,局子里缺少人手,我们别无他法,就目前形势看,我们辛苦遮掩下的案件已经被别有用心地人给捅了出去,现如今只有加快破案进度,将凶手缉拿归案才能平息事态!安抚惶惶人心。”

话落,那名领导挥了挥手,得到示意的助手,立即上前补充道“各位,现在我来简单补充一下,根据各项数据推测表明,近日我市频发的连环凶杀案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嗯……应该算是一个人吧,你们看下资料应该就能理解我所说的话了。”说着,这名警员将厚厚的一沓资料分发了下去。

本来还抱有疑惑心理的季节看到资料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刚说的话,看着资料上的照片,那像是因为怪力而扭曲的四肢和躯干,那失去头颅的残缺脖颈,一张张血腥照片里的场景似乎在季节的脑海里重演,那些受害者仿佛活过来了一样,用他们那残缺扭曲的嘴在他耳边倾诉。

身体微微颤抖,他莫名的有些兴奋?他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能参与和犯罪分子的斗争中去,那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幻觉仿佛是在给他提醒着些什么,但可惜他什么都听不见,他也不晓得今天自己是犯了什么毛病,以前在学校见识这些的时候,自己可从来不会出现这种幻觉。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大家快行动吧,事出紧急,刻不容缓,辛苦大家了!”

随着领导的一声令下,这场紧急会议落下了帷幕,众人也四散开来,季节也被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警员拉走了,胡渣警员给季节递了瓶水后,开口说道”吓到了吧,哈哈,没事的,我刚开始也是这样的,明明在学校都觉得司空见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真当我们去接触那些活生生、血淋淋的案子时,那又是另一种心情,没事的,臭小子,以后你会习惯的。”

季节接过了胡渣警员递地水,不由自主地解释道”不是的,我不是觉得那场景血腥、接受不了又或者怎样,相反,我甚至有些……兴奋?可能是兴奋吧,当时……当时我甚至出现了幻觉,那感觉就像身临其境、就像有人在我耳边说话……”

“身临其境?说话?”胡渣警员笑着看着季节,他只觉得这孩子被吓傻了,开始说胡话了,于是他便说道“嗐,这样啊,正常,这种情况很常见,后面就会好的,不用担心。”

知道对方不相信自己的季节也不再多提这个话题,而是开始和胡渣警员讨论起了案件。

临了,季节鬼使神差地问了胡渣警员一句“赵哥,你今天用手机了没啊?”

赵哥愣了愣,“还没来得及用,我从昨夜一直加班到现在,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有部分人打出去的电话都是忙音状态,我不晓得这是不是巧合,就寻思着问问看,应该没事,别在意哈,赵哥。”

听到季节这话,赵哥拿出手机随便拨了个电话,对着季节说道“应该只是碰巧吧。”但是下一秒,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就让赵哥愣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于是又连着拨了几个号码,无一例外,都是忙音,这巧合是不是有些过于奇怪了,他又随便捞了个路过的同事,让他拨了个电话,结果电话那头依旧传来的是忙音。

这一结果让季节二人有些惊愕,季节回想起今日种种,总感觉哪不对……

这通话功能都用不了的话,那今天早上那通电话是什么情况?

想到这,季节便去科室找了那名领导,言辞间委婉地提及了那通电话。

“什么电话?我没打电话,我是直接发的群消息。”

《噩梦狂想曲》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