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志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秋风起兮白云飞

>

秋风起兮白云飞

吾无二 著

现代言情 白云飞 秋风 秋风起兮白云飞

网文大咖“吾无二”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秋风起兮白云飞》,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白云飞秋风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村长点点头,看了眼四周,“你站这儿别动。”“叔,您别去买东西,奶奶给的已经够了。”秋风拉住村长衣襟,不用想也知道,村长一定想去给他买东西,他不忍心给村长增加负担,村长身上的担子已经够重了。“撒手!”村长耿直坦率的本性没有李奶奶的监督,嗞溜一下又钻出来了,板着张坚毅的脸唬秋风...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白云飞秋风   更新: 2022-11-26 00: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秋风起兮白云飞》,主角分别是白云飞秋风,作者“吾无二”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我好累呀”秋风抬手擦了把眼泪,倾身靠在妈妈的土包上,侧脸紧贴坟上的泥土,抬手怜爱的抚摸着土包上已经变成灰色的泥土,“妈妈”他很少自暴自弃,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不放弃梦想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希望一定会再次光临他可这次,他有点扛不住了......“小风,我的好孩子”妈妈年轻漂亮的脸庞出现在秋风眼前,带着印象里温柔的笑意,“我的孩子不会轻言放弃的不是吗?”“妈妈?妈妈!”秋风扑进妈妈怀里呜咽,...

第10章 送别

他们舟车劳顿倒腾好几次,在下午两点三十分终于到了秦岭火车站,村长带着秋风买了票,认清路,拉着他到一旁人少的地方严肃嘱咐“外边比不得家里都是知根知底的乡亲,外边的人来自五湖四海,咱不做亏心事,但也要多留几个心眼。”

秋风点头,“叔您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的。”

村长检查完他的行李和背包里的证件,压低声音说“钱放严实了,别露出来。”

秋风指了指自己腰间也压低声音回答“我昨晚上缝了条腰带,带口袋的,钱都放里边了。”

村长点点头,看了眼四周,“你站这儿别动。”

“叔,您别去买东西,奶奶给的已经够了。”秋风拉住村长衣襟,不用想也知道,村长一定想去给他买东西,他不忍心给村长增加负担,村长身上的担子已经够重了。

“撒手!”村长耿直坦率的本性没有李奶奶的监督,嗞溜一下又钻出来了,板着张坚毅的脸唬秋风。

秋风摇摇头,没松手。

“再不松手我削你了啊!”说完村长还真抬起手来。

这回秋风没受他气势所迫松手,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看着村长“叔,别买了,我这够了。”

村长叹了口气,表情一言难尽软了下来“赶紧松手,我要撒泡尿!”

“啊?!”秋风赶紧松了手,“不好意思,叔,您快去吧。”

村长瞪了他一眼边走边说“没大没小的混小子,撒泡尿还扯半天!”

看着村长火急火燎行色匆匆的背影,秋风鼻子有点酸。

想着自己如果真有出息的那么一天,一定要回头帮帮这位顶天立地的七尺汉子。

等了挺长一段时间,广播开始传出秋风乘坐车次的检票通知,检票口陆陆继继有旅客检票进候车大厅。

秋风往村长之前离开的方向认认真真观察,也不见村长的身影,他顿时有点不安,不知道是不是村长临时有事走了,自己是在原地继续等还是该检票进站。

最后他决定再等十分钟,如果村长还没有过来他就进站了。

“等着急了吧?是不是可以进站了?”耳旁突然传来村长洪亮的声音。

秋风像只受了惊吓的袋鼠双手不受控制的扬了一下,往旁边蹦开一步,往身后一看,见是村长,才松了口气。“叔您回来了?”

不过小心脏还在胸口跳得跟辆小火车似的哐当哐当跳得欢实。

“嗯。”村长莫名其妙的看了眼惊兔一样的秋风,“男人,胆子得大点。给,有吃有喝的。”

村长手里提着一个橙黄色的环保袋,鼓鼓囊囊装满了东西。

秋风知道村长的性格,没敢推脱,双手接过袋子,“谢谢叔。”

“快进去吧,路上小心,到了学校方便的话找个地方给我们打个电话报平安。”村长望了眼正前方检票口上方的走字LED灯牌,广播里不停播放秋风乘坐车次检票的通知。

“叔,我进去了。”秋风一手旅行包,一手环保袋,一个陈旧书包背在胸口。

“行,注意安全。”村长站在检票口看着少年检完票,一步三回头看他,眼眶莫名酸胀起来,他朝少年挥了挥手,“别看了,赶紧进去。”

秋风放下手里的旅行包也挥了挥手,“叔,我上学去了。我会好好学习的!”

村长点点头,自己先转身走了。

直到村长从送别的人群里消失不见,秋风才弯腰拎起旅行包进了候车大厅。

到达京城时间是第二天凌晨十二点十分,坐了整整二十一个小时!

偌大的火车站到达大厅里人影寥寥。

秋风在公交站台时刻表前认真浏览了几遍,此刻所有公交车和地铁已经停运,地铁就算没停运他也不敢贸然去坐,因为他连地铁都没见过,怎么进去都还摸不着门道,人生地不熟万一坐错地方得不尝失。

他发现交通时间表上有辆通往京城皇家美术设计学院的夜班巴士,还有五分钟开始出发!

他拎着旅行包一路狂奔,找到乘车地点时车已经启动缓缓移动,秋风紧跟着车往前跑,司机从倒车镜看见拎着大包小包的少年追着车跑,“哧”一声踩住刹车打开了车门。

“谢……谢谢师傅。”秋风上了车喘着粗气向司机道谢。

“别着急,先找位置坐好再投币。”司机是位四十几岁的汉子,看起来挺和气的。

“好。”秋风找了个离投币口最近的座位,把行李包放在脚边,环保袋搁身侧座位上放好,“师傅,请问车票多少钱?”

“两元。”师傅抽空用余光晃了他一眼,“你是学生吧?可以办张学生卡,所有公共交通工具都一元。”

“好的,谢谢师傅。”秋风打开背包内侧拉链,掏出两枚一元硬币投了进去,“师傅,在哪里办学生交通卡?”

“学校就有专门办理公交卡的点。”师傅专注看着前方的路况回答秋风。

此刻的城市像静止了一般四处空寂无人,马路上偶尔出现一辆汽车,与大巴旁边相向急驶而过。

夜班公交车里只有三人,一位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年轻人,剩下的就是秋风和司机。

下车的时候,司机还好心的告诉秋风京城皇家美术设计学院大概在站台的哪个方向,秋风道完谢拎着自己的旅行包下了车。

到校才发现大门紧闭,保安室有人,但因为离开学还有两个月,学校不允许学生进校,让他挨着开学前两天过来才行。

秋风跟保安解释了很久,尽忠职守的保安愣是不为所动,不让进就是不让进,还提醒他可以到附近的二十四小时店呆到天亮再自行找住宿的地方。

这下秋风彻底懵逼了。

如果学校不让住宿,那他这两个月光是住宿就是大问题!

旅店他是住不起的,身上的钱除了吃饭,他是不打算在任何地方出现开支的。

跟保安周旋无果,秋风只能拎起自己的旅行包离开。

校门口附近街道两旁除了葱郁如盖的行道路,看不见可以落脚的二十四小时店。

刚才保安说了,要往前跨两条街才会进入商业区,学校附近除了一所阅读咖啡馆没有其他门店。

接近凌晨一点,热闹了一天的城市终于慢慢消停下来。

秋风走了好一会才来到保安说的那条街,街上行人不多,但路灯明显亮堂很多,类似于步行街,街上有很多长条形的座椅,如果今天找不到落脚的地方,秋风打算就在这些坐椅上挨到天亮。

这些小门店可能都依附于不远处那所高校生存,现在离开学时间还远,很多门店都关门闭户,只有零散的几家宵夜门店还亮着灯,而且里边人还不少。

村长和李奶奶给的干粮秋风拣着不耐放的先吃了,能放一段时间的他都留着,想着用来撑几天,能省一点是一点。

秋风手上拎着旅行包和环保袋,身前一个背包在街道几家开门的小门店来回溜达了几遍。

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心里猛的刺痛了一下。

那是小时候妈妈做的螺丝粉的味道。

妈妈其实很漂亮,手脚麻利,人也聪明,每年暑假山上毛竹笋冒头的时候她都会进山挖笋回来制作酸笋拿去镇山卖,换取微薄的几两碎银供家里开销。

收入高一点的时候,妈妈还会买一把散装干米粉回来,去溪里捞点田螺,给秋风做一碗酸爽浓郁的酸辣螺蛳粉。

秋风从记事起就知道妈妈每天被酗酒的爸爸打得遍体鳞伤,为了小秋风不得不忍受这个肮脏男人无休止的各种凌辱。

每次秋风都会用自己的小身板为妈妈挡住如雨点般的拳打脚踢,母子俩身上常年带伤是司空见惯的事。

即便生活如此艰辛难堪,妈妈依然教育秋风做人要善良要有责任心,做事有始有终,遇到困难不要轻言放弃。

遗憾的是,暗无天日的暴力最终还是打掉了这位美丽温柔的母亲对世间仅存的一丝希望,依依不舍撇下年仅十一岁的秋风,走上了不归路……

秋风面对困境表现出的顽强韧劲和复活能力应该就是源于妈妈每天的耳提面命。

《秋风起兮白云飞》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