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志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重振大明

>

重振大明

韭菜东南生 著

小说推荐 朱宇 洪承畴 重振大明

长篇小说推荐小说《重振大明》,男女主角朱宇洪承畴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韭菜东南生”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林欲楫一头白发,说话颤颤巍巍。朱慈烺恭敬回答:“老先生可能有所误会,太祖祖训三十取一,指的是一次,而不是多次,不然崇文门和临清卡岂不已然违反太祖祖训了吗?”“崇文门和临清卡一南一北,相距千里,两处都能收到,却也是难。”林欲楫皱眉。“但也不是没有!”林欲辑嘴唇紧闭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朱宇洪承畴   更新: 2022-11-24 16: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韭菜东南生”创作的《重振大明》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老先生请问”朱慈烺知道,挑刺的来了“我朝自太祖高皇帝开国以来,就明定,凡商税,三十取一,过者以违令论,厘金税沿途收取,恐有超过三十取一的嫌疑;况且厘金税加重商人的成本,商人为了牟利,必然提高商品的价格,将厘金税转嫁到百姓头上,到最后,受害的还是百姓如今天灾人祸不断,百姓已然十分困苦,再加厘金税,百姓恐难以负荷,还请殿下三思”林欲楫一头白发,说话颤颤巍巍朱慈烺恭敬回答:“老先...

第十二章 毒杀群丐

“烧鸡有毒!

最先明白过来的是大王,他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在地上连续的打滚。

群丐这才醒悟。

“他么的,小狗你好狠!

“啊,怪不得他不吃呢。

“王八蛋,为什么要害我们?

有人哭,有人骂,有人求饶。

此时,小狗不傻笑了,他傲然而立,冷冷俯视着倒在地上的每一个人,眼神冷酷的如同屠夫面对待宰的羔羊。

老狗艰难的爬到小狗面前,颤抖着抱住小狗的腿“狗儿,救救我……

小狗笑了,不再是傻笑,而是那种讥诮的笑。

“狗儿,我救了你,是你的救命恩人,为什么连我也要毒?老狗老泪流出,捂着肚子痛苦的说道。

“不错,你是救了我,但你最初并不是想要救我,而是贪图我身上的衣服。

对了,我怀里的十文铜钱,也是你悄悄拿走的,对不对?

小狗声音冷冷。

“我……我照顾你三天,不是我,你早就死了。老狗泪流更多。

“是啊,每天一大碗的凉水,就是你对我的照顾,要不是我身体好,早就饿死了。

小狗声音更冷。

“狗儿,我是你义父啊!老狗呜呜大哭。

“什么义父?你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一条狗罢了!

小狗一脚踢开老狗,迈步向大王走去。

大王吃了两根鸡腿,吃的最多,中毒也最深。

小狗走上来,眼神怜悯的望着他。

大王的鼻孔里有血丝开始渗出,显然,他五脏六腑已经受到了损害,不过却没有立刻死,

他睁大了眼睛,悲鸣的问“为什么?你如果不想留在这里,大可以走,为什么要给我们下毒?

小狗声音冰冷的像是雪山上冰凌“因为我喜欢杀人。

“你……疯子!大王不能理解小狗的话,但他却看出了小狗眼神里的某种疯狂。

“另外,你身上的一件东西吸引了我。小狗阴恻恻地笑。

“我身上?大王迷糊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身上只有一件宝“我的刀?

“聪明。

小狗点头,蹲下身,按住大王,从大王怀里摸出了一把带鞘的短刀。

是一把倭刀。

轻轻抽出来,刀锋凛冽。

“如此防身利器,留在你身边实在是浪费,但我如果跟你要,你肯定不会给我,抢呢,我又打不过你,所以只好出此下策。

小狗刀锋回鞘,叹息着解释一句。

但大王却已听不见了。

七窍流血,双眼圆睁而死。

在一阵惨叫之后,庙前的群丐也都没了声息。

小狗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土地庙,提着刀,迈步离开。

“狗儿……

想不到老狗还没有死,他双眼流血,拼命伸出右手,遥遥的想要抓住小狗的身影。

小狗稍微停了一下脚步,但终究还是没有回头。

……

京师。

朱慈烺在锦衣卫的簇拥下,出了北门,向城外校场而去。

出城之后,朱慈烺令锦衣卫远远散开,只留他和陈新甲在中心小声说话。

“部堂,你对我大明的军制怎么看?

朱慈烺问。

“这……

陈新甲没想到朱慈烺会问这个,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大明的军制以卫所军户制为主,募兵制为辅。

所谓卫所制,既士兵平时耕种,战时打仗,亦兵亦农,类似于唐代的屯田制。

而其中的精锐则选拔为京军,也就是京师三大营,成为京军之后,待遇是原先的两倍,这样一来,天下的精兵大部分都握在皇帝的手中。

但正统十四年,“土木堡之变后,京军覆没,为保卫京师,朝廷不得不大规模的推行募兵制,而募兵制的优点很快就显现了出来,大凡战斗力较强的军队都由招募而来。

到了万历朝,戚继光之“戚家军,俞大猷之“俞家军,更是大明朝募兵制的巅峰。

但募兵制耗费巨大,平均一个士兵消耗的粮饷,超过卫所制的二十个兵。

以朝廷的财政收入,根本无法大规模推广。

所以大明朝依然是卫所兵为主,有一段时间,募兵制甚至销声匿迹。

卫所制原本是一项很不错的制度,用少量的钱粮就可以支撑起大量的军队,但坏就坏在,这其中有“世袭两字,

所谓世袭就是父传子,子传孙,你老爸是军人,你就是军人,跑也跑不了。

大明初立之时,因为武职地位高,当军人有荣耀,屯田也有保证,所以能够纳入军户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但时过境迁,随着武职被文职完全压制,尤其是当国库空虚,粮饷无法按时发放之时,军户就变成最苦逼的一群人了。

雪上加霜的是,随着吏治的腐败,军官们纷纷霸占卫所的屯田,当起了大地主,

军户非但要当军人,承担军事义务,还要给军官们当长工,种地纳粮,一旦有所反抗,就皮鞭抽打,军法处置。

如果是农户,还可以向州府衙门申冤,请大人们断个曲直,但军户是军人,根本没有这个权力,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加上万历朝后期以来,战事连连,当兵的九死一生,而且每每打仗,士兵还得自备干粮,当兵如同服苦役,如此一来,再没有人愿意当军户,逃籍的越来越多。

逃籍的多了,当兵的自然也就少了,若是平常倒没关系,反正粮饷是按照足额发放,军士越少,军官能贪墨的空饷就越多,

如果上级来检视,军官们便会去雇一些“临时工,混混乞丐,什么人都可以,只要能拿着兵器摆个样子就行。

等上级走了,这些“兵自然也就消失了。

可一旦遇到了战事,军队要出征,可就坏了大事了。

一万军户,连五千兵都出不了,大多还是老弱病残。

这是大明军制最大的弊病。

在朱慈烺看来,卫所军户制已经到了必须彻底废除的时候,只有全面废除,朝廷才能用省下的粮饷来进行募兵制。

不募兵就没有精兵,而没有精兵大明就必亡。

但军户制是祖制,在大明,什么东西一遇上祖制,就窒碍难行。

不只大明朝,华夏朝廷历来都是这尿性,祖宗之法重于天,一代名相王安石,有宋神宗的强力支持,却也撬不动“祖制这一块顽石。

相比之下,本朝的张居正就聪明多了,他行的是改革之事,却高举祖制大旗,将所有抵挡改革的人,全部打成反对祖制,有祖制的“正义的大旗在手,他的改革最后才能成功。

因此,朱慈烺要学张居正。

而这在之前,他想多听听其他人的意见,尤其陈新甲是现任的兵部尚书,对大明军制应该会有一些见解。

问完之后,朱慈烺没有着急,他静静等。

这个问题有点大,陈新甲肯定是要思索一下的。

陈新甲是一个聪明人,虽然朱慈烺的问题让他意外,但他很快就揣摩出了朱慈烺的心思太子不会无缘无故的问这个问题,既然问了,那就表示对朝廷军制有所不满。

其实募兵制和卫所制的优劣,朝堂上的重臣都心知肚明,但想要改变,却是不容易,一来朝廷根本没有募兵的钱,连卫所兵的粮饷都支撑不起了;

二来,一旦废除卫所制,就会触动勋贵朝臣的利益,这些年来,在卫所兵上吸了多少血,用了多少不花钱的仆役,他们自己最清楚,所以他们不会支持废除卫所制。

三来卫所制多年,各地兵制都以卫所制为根本,一旦更改,所需兵源又从何而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