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志泽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钟先生心痒难耐

>

钟先生心痒难耐

苏眠 著

苏眠 钟先生心痒难耐 钟南衾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眠钟南衾,作者“苏眠”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苏眠正好抬眸,两人的目光恰好碰到一起。他双眸漆黑如墨,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看着她的眼神中透着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深长。心跳突然加速,苏眠觉得脸颊微微发烫。她赶紧收回视线,待心跳平缓下来之后,这才偷偷松了口气...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苏眠钟南衾   更新: 2022-11-24 11: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钟先生心痒难耐》是“苏眠”的小说。内容精选:钟南衾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看到的,恰好是她笑得最开心的时候两人每次遇见,她要么摆出老师的姿态,一本正经的严肃;要么,就离他远远的,就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对着别的男人能笑得如此开心面对他时,除了躲避,还是躲避前两次,如果不是他故意创造时机,估计一辈子都别想碰到她这个女人......钟南衾不自觉的,沉了脸色他进来的动静,立马将屋内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顾...

第10章 你很害怕面对我

她偏头看过去,就看见余苗举着酒杯对钟南衾说,“我家眠眠对酒精过敏,这杯酒我替她喝了。”

说完不等钟南衾开口,她仰头,一口干了。

这一刻,苏眠简直爱死余苗了。

钟南衾看了余苗一眼,随即将眸光扫向一旁的苏眠。

苏眠正好抬眸,两人的目光恰好碰到一起。

他双眸漆黑如墨,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看着她的眼神中透着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深长。

心跳突然加速,苏眠觉得脸颊微微发烫。

她赶紧收回视线,待心跳平缓下来之后,这才偷偷松了口气。

只是,又觉得莫名懊恼。

如果她没记错,加上这次,两人不过是见了两次面而已,他是她学生的家长,她是他孩子的老师。

关系,仅此而已。

可刚刚他那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搞得她心里直发虚,就跟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

……

那一晚,喝到最后,余苗醉了。

余笙将余苗搬上车,对坐在驾驶座上一脸紧张的苏眠说,“顺路捎钟老大一程,他家就在那附近。”

苏眠一听急了,她刚拿驾照不久,今天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开车。

本来就紧张,如果钟南衾再坐进来,那她直接就不用开了。

只是,不等她拒绝的话说出口,副驾驶的车门被打开,男人已经坐了进来。

刹那间,苏眠觉得原本还算宽敞的空间,一下子就变得逼仄起来。

…….

深夜的北城大街,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

一辆红色的POLO以40迈的速度缓慢的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时不时有骑着自行车的少年超过她,并回头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

但驾驶座上的苏眠就跟没看见似的,依旧保持着40迈的速度,稳速向前。

直到一个路口,遇上了红灯,车子停了下来。

苏眠松开一直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偷偷的擦了擦手心的汗,这才敢抬眸悄悄看向一旁坐着的男人。

见他双眸微闭,像在闭幕眼神,一颗紧张的心这才缓缓落下一点。

收回视线,刚看向前面的红绿灯,突然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

他问,“第一次开车?”

苏眠老实点头,“嗯,刚拿驾照不久。”

“还不错。”

苏眠立马抬眸看向他,对上他深邃的眼眸,见他眼神清明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就回了句,“谢谢。”

之后两人再无交谈,直到快要到苏眠住的地方。

“直接开进去,我送你们上楼。”

苏眠下意识拒绝,“不用,我可以……”

钟南衾抬眸看她,眼神有些清冷,“你确定你一个人能把她扛回去?”

“我……”

“苏老师,”钟南衾直接打断她即将开口的再次拒绝,语气有些沉,“你似乎很害怕面对我?”

苏眠眼皮一跳,“呵呵,怎么会……”

钟南衾淡淡的收回看着她的视线,清冷出声,“没有最好。”

……

车子停进了车库,钟南衾背着余苗,苏眠拎着包跟在后面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直达八楼,出了电梯,苏眠赶紧走出去开门。

门开了,她走在前面,钟南衾背着余苗跟着她进了卧室。

放下余苗,钟南衾就出了房间。

苏眠在里面余苗收拾好,出来的时候她以为钟南衾已经走了。

可一抬头,就看到他正坐在沙发上,电视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他手里拿着遥控器。

听到动静他抬头,两人视线碰上。

他眼眸深邃,此刻看着她的眼神漆黑而清明。

她同样看着他,因为紧张,眼神有些闪烁,却透亮得让人悦目。

夜,已经很深。

四周,一片寂静。

只有电视里传来低低的声音……

空气中静静流动着一种让人不安的因子,苏眠忍不住抿了抿唇角,正要开口说点什么眼前这种让人窒息的安静的时候,就看见钟南衾已经站了起来。

“我走了。”他伸手拎过一旁的西装外套,抬脚走向门口。

苏眠抬脚去送他,两人一前一后走到玄关的位置,原本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转身停了下来。

苏眠也赶紧停了下来,她抬眸看他,“怎么了?”

钟南衾垂眸,看着那张透着点点绯红的白皙的脸颊,薄唇微勾,“既然对酒精过敏,以后就不要再沾酒了。”

说完,不等苏眠反应过来,他转身抬脚离开。

门开了,再关上。

苏眠半天没回过神来。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喝不喝酒和他有什么关系?

……

周六一大早,钟一白被一泡尿憋醒。

他闭着眼睛摸去了卫生间,解决了生理需求之后,又原路折回,正打算再接着睡,房门被敲响。

他装着没听见,一头钻进被子里。

对方耐心十足,继续敲了两下之后,嗓音随之而来。

“给你半个小时之间,我在楼下等你。”

钟一白还想继续装死,但一想到对方的强大,立马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坐在床上,他一边用手抓着乱成鸡窝似的小卷毛一边苦着小脸怨声载道,“连个懒觉都不让人睡,这日子也是没法过了。”

语气不爽,但动作却不敢慢。

跳下床就进了洗漱间,麻溜的洗好之后,穿好衣服就下了楼去。

此刻,餐厅内,钟南衾已经坐在餐桌前正在吃早餐。

钟一白慢悠悠的晃到厨房门口,对里面正在忙的郭婶打招呼,“郭奶奶早,我今天想吃虾仁炒饭,外加一杯哈密瓜汁,谢谢哦。”

郭婶回头看他一眼,笑着问,“虾仁炒饭还没吃腻?”

钟一白立马甜甜的回她,“您做的炒饭超好吃,我吃一辈子都不腻。”

一句话哄得郭婶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哄完了郭婶,钟一白转身走进了餐厅,然后在钟南衾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他抬起眼皮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忍不住问道,“爸爸,你这么早叫我起床有事?”

钟南衾没看他,“老太太昨晚打电话过来,让你周末过去老宅一趟。”

钟一白听了忍不住翻白眼,“你家老太太可真行,平时记不起我来,一到周末就想起我了,害得我连懒觉都睡不成。”

听他不敬的称呼,钟南衾忍不住拧了眉。

抬眸看过去,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有些不悦,“她是你奶奶。”

钟一白立马不甘示弱的怼了一句,“她还是您亲妈呢,您不也叫她老太太么。”

《钟先生心痒难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